幼儿园新学期快来了,不少好消息值得关注

家住长沙的李敏一直为孩子的就学而苦恼——虽就读的幼儿园便宜,但离家远,有些不便。

好消息来了,他所住小区内的万婴凯恩新城幼儿园已变为普惠性幼儿园。价格降下来了,李敏和小区的许多幼儿家长立马将孩子转到了该园。

近年来,长沙市通过真金白银的投入以及有效整治,“入园难”“入园贵”问题正在逐步得到改善。2018年,长沙市财政在学前教育专项经费中安排普惠性民办专项奖补资金7500万元,比2017年增长2500万元。

纵观全省,近年来,湖南先后实施了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,采取压实目标、创新机制、加强协调、完善政策等一系列措施,全力推进学前教育发展,取得了明显成效。截至2018年,全省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在园幼儿数占在园幼儿总数73%,学前三年毛入园率,高于全国平均水平。

长沙普惠性幼儿园将超八成

过去,李敏没有想过让孩子进到万婴凯恩新城幼儿园,“因为太贵了!以前每月保育费4880元,伙食费600元。”

家门口的“高价园”曾是家长们的一块心病。据报道,多年来,长沙一些建成小区配套园被开发商出租办成了高收费民办幼儿园,甚至部分幼儿园已转卖。

为改变这一现状,2018年,长沙市开展小区配套幼儿园专项整治行动,将配套幼儿园回收,变成公办或者普惠性民办幼儿园。

由于触及多方利益,此次专项整治可谓是一场艰苦的攻坚战。最终,当年累计移交 298所幼儿园,其中内五区和高新区共移交253所。

整治不仅聚焦移交问题,还涉及到缓建、缩建、停建、不建和建而未办等方面。长沙市教育局规划部门一名负责人介绍:“1250 户以上的住宅小区,如果规划有配套幼儿园项目,就一定要补建。”

2018年11月,国务院下发文件,要求到2020年,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5%,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达到80%。

今年长沙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将达到81%。不过,与长沙普惠性幼儿园遍地开花、蓬勃发展不同的是,湖南仍有一些地方普惠性幼儿园发展缓慢。

“一些市县普惠性幼儿园4年间城区处于零增长状态,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占比不到60%。” 今年,民进省委以及胡奇、王东等省政协委员提交提案,呼吁加快学前教育发展。

新变化是,湖南正通过多途径扩大学前教育普惠资源。

一方面加大奖补资金力度,今年省级年初预算新安排2亿元用于建立学前教育生均拨款制度,2019年基准定额暂定每生每年500元,以后年度动态调整,经费分担按幼儿园隶属关系,由省、市州、县市区财政共同承担。

与此同时,今年全面启动城镇小区配套园治理工作,重点解决城区幼儿“入园难、入园贵”问题;继续扩大农村公办学前教育资源,到2020年每个乡镇原则上至少有1所公办幼儿园等。

 “降价”不降质

  在长沙,一级普惠性民办园中,保教费控制在1200元/月以内;二级普惠性民办园中,城区园所保教费控制在1000元/月,农村园所保教费在350至650元/月。

价格低了,质量会有保障吗?这是许多家长的疑虑。

在长沙青果树F联邦幼儿园园长匡姣艳看来,不会!

“建成民办普惠性幼儿园是大势所趋。尽管我们园还在申请普惠性幼儿园过程中,但价格已经下降了。”匡姣艳说,因为大部分幼儿园都成普惠性幼儿园了,只有质量才是核心竞争力。对于许多家长而言,入哪个园,价格只是一个参考指标,更为重要的是教学质量。

民办幼儿园主动普惠的另一个原因是政府的支持。“举办为民办普惠园后,租金这一块基本没有费用。”金色梯田融科幼儿园园长秦晓说,只要达到办学要求,政府就会免除当年租金,且每年还有奖补资金。

  而薄弱普惠园还能获得优质公办园的对口帮扶。

长沙佳兆业春天幼儿园是获益园之一。在长沙市人民政府机关第三幼儿园“先考察,再定方案,接着送教、教师换岗交流”的对口帮扶下,短短一年便升级为二级普惠园。

除此之外,对幼儿园监管也越来越严。多年前,湖南建立了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公开制度,加强社会和家长对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的监督。2018年又出台了《湖南省幼儿园办园行为督导评估实施办法》,督促和引导幼儿园规范办园。

长沙市对普惠性民办幼儿园还实行动态管理,采取“一年一评估、三年一认定”的办法,对达不到相应标准或违规办园的,要求限制整改,整改不到位将“摘牌”。

全省幼教师资难题待解

  省政协委员、湖南诺贝尔摇篮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章洪认为,制约湖南学前教育发展的最大瓶颈是幼师引不进、留不住、缺口大。

章洪曾到一个乡镇中心幼儿园调研,接待她的中心校校长向她“诉苦”:现在幼儿园建好了,生源也有了,最缺的就是幼师。

“全省每年有5000多名学前教育专业毕业生,然而全省幼儿园幼师总缺口达到万人,几乎是专业毕业生数量的近10倍。”《关于加快学前教育发展》提案指出,不仅如此,近几年全省师范类专科学校学前教育专业毕业生不但没有增长,反而下降。

湘南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副校长黄昌祯曾经做过一项抽样调查,他发现3年内基层幼师的跳槽率高达90%,其中有近61%不再从事幼师工作。“待遇低,没编制是重要原因。”

  省政协一直关注学前教育的发展,今年7月召开了《关于加快学前教育发展》提案办理协商会。会上,省教育厅副厅长王瑰曙表示,省教育厅经与省编办衔接,拟在全省事业编制内统筹调剂部分编制,下达到各市州用于公办幼儿园教职工配备,缓解公办幼儿园教职工编制不足的突出矛盾。

此外,省教育厅已起草了《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实施意见》,并已征求相关部门的意见,在进一步修改完善后将报请省政府审议。